58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拼搏年代 > 第43章 混成反派(求收藏求推荐票)
    “同志,我要举报!我要举报!”

    作为国营商场出来的人,王茜多少有点水平,也见识过执法大队的人清理商场门前摊贩,指着路对面人群聚集的地方,薄嘴唇快速翻动:“那边有人非法占道经营!”

    以泉南的情况,这是他们的管理范围,青照也在泉南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王朝摘下帽子扇风,仿佛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手下张龙接话道:“别吵吵!”

    做这一行,敌我首先要分清楚,否则天天穿小鞋,谁受得了?

    王茜还有着国营单位员工的傲气:“非法占道经营,你们不管?”

    “非法当然管!”张龙有点理论水平:“但占道经营分情况,要分地点分时间管控,私营经济是有益补充嘛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王茜听出不对味来。

    张龙的理论一套一套的:“现阶段,针对青照县和大学城实际状况,上面有文件明确规定,鼓励下岗工人、失地农民和社会青年灵活再就业!”

    他这不是扯淡,真找的话,能找出泉南和青照下过类似的文件:“这位女同志,那边是鼓励社会青年灵活就业,不是非法经营,这一点你要搞清楚!”

    王茜被说的哑口无言,但想到抵押的房屋、辗转求关系得来的商店、数额巨大的债务,忍不住说道:“当地人包庇当地人!”

    王朝看了她一眼:“同志,请不要干扰我们工作,如果有不满,你可以去投诉。”

    王茜忽然想到前单位,明白再说下去没用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但她想到巨大的投入,那边围聚的人群,又不甘心,站在校门口看。

    一个人从那边走过来,手里拎着大号方便袋,里面装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又一个人,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个人过来,好几个人再过去。

    还有不断传过来的电喇叭声,叫的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其他学校没有开学,也没有开放,周围缺乏配套设施,如果不是这个摊贩,这些应该都是学校商店的顾客。

    王茜想的都没错,没有吕冬存在,这些人即便不情愿,也只能挨上狠狠的一刀,而不是吕冬不轻不重的一刀。

    那边围拢的人越来越多,王茜有点受不了,求人办事还好说,辛苦也好说,但抵押房子和借的债就像两座大山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经济压力,带来的是同样巨大的精神压力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路对面人少了些,王茜看到了点货收钱的人。

    不到二十岁,肤色偏黑,面相憨厚,衣服普通,对人总带着傻笑。

    类似这样的人,王茜在农村亲戚家见过,老实内向,三句话挤不出个屁来。

    见到对面只是个憨厚的乡下少年,她难免有了些想法,巨大的压力迫使她朝马路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日用品,防暑防蚊用品,饮料瓶装水,洗漱用品,应有尽有!”

    这喇叭声吵得她越发心烦。

    吕冬递出满满两个大方便袋,接过五张十块钱,收进钱包里。

    手提包就在脚边,刚换过电池的喇叭声音嘹亮。

    乔卫国去后面车斗里找货,即便吕冬几乎把所有资金换成货,卖到现在还是有些商品断货了。

    比如纯净水和饮料,除了自喝的两瓶,全都卖光了。

    还有蚊帐之类的防蚊用品,出乎预料的畅销。

    这个顾客刚提着两大方便袋离开,突然有个薄嘴唇女人从后面闪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允许你在这里摆摊的?”作为国营单位出来的人,自带一种颐指气使的威势,王茜想到了对策,装学校领导唬人!她声色俱厉:“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谁允许你摆摊?你已经影响到了学校正常秩序,赶紧的,收摊走人!”

    见到有人来找麻烦,吕冬下意识摸进提包夹层,打开硬质烟盒盖子,随时准备放宠物。

    接着,他想了起来,这不是商店那个薄嘴唇?

    周围选货的都停下了,缓缓往后,大部分都外地人,不想惹事。

    王茜见唬住人,进一步说道:“给你五分钟,收拾东西走人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马路对面,王朝刚拧开瓶水准备喝,手底下马汉提醒:“刚那女人去找吕冬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跟其他人不同,马汉没有编制,王朝冲他摆了下手:“你先过去看看啥情况,尽量劝走。”

    马汉必须打头阵,二话不说朝那边小跑过去,王朝带着张龙和赵虎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王茜看了眼手表,很有领导架势:“五分钟,现在开始计时。”

    吕冬明白,这是利益所致,很难说明白,但也不想起冲突,说道:“这位女同志,咱们桥归桥,路归路,和气生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王茜心里咯噔一下,但电喇叭声音又到了一个循环:“日用品……”

    这恼人的声音!

    扯虎皮当大旗,到了这地步,王茜有进无退,一脚跨在快空掉的摊子上,伸手就去抢。

    如果是个男人,吕冬绝对一脚蹬过去,将人踹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但像吕冬这样的好男人,面对女人难免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这也让很多女人变得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类似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吕冬先按住腰间钱包,今下午的钱都在里面,接着伸手想去摸提包。

    他从小到大,最浑的时候,也没对女人动过手。

    王茜见到吕冬只敢缩手,原本只有八分的胆气,瞬间膨胀到了二十分!

    自个可是个女同志!他不敢跟女同志动手!

    王茜一把抢过那个发着恼人声音的手提包,抓着提手往自己这边拉,因为过于气愤,用的力气太大,手提包被她高高拽起,一下朝她这边翻了过来,里面的电喇叭和录音机哗啦啦掉出来,摔在摊子上。

    录音机的电池盖都摔掉了,电池骨碌碌滚出去好远。

    吕冬恼了,但忍着没出手,吼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只说了半截,就吞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与电喇叭和录音机一起掉出来的,还有一个敞开口的硬质烟盒。

    王茜用的力气太大,硬质烟盒里面有几条虫子落出来,大部分掉在地上,有一条落在她圆领衫与脖子之间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不说刺毛,单单痒辣子的造型,就是女性杀手。

    王茜胸口上面一阵痒痛,尖叫一声慌忙往后退,想要远离地上的虫子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洪亮的喝声在王茜身后响起,马汉急匆匆赶过来,想要阻止王茜对吕冬下毒手!

    他手刚刚伸出来,就见王茜往后退,赶紧让开。

    王茜一脚从马路牙子踩空,摔在地上,距离马汉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这电光火石之间,马汉愣了一下,这是干啥?

    接着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碰瓷!

    马汉看向倒地的王茜,心说就喊你住手,用得着这么恶毒?穿这身衣服领个死工资容易?你竟然狠毒到要扒我的皮?

    虽然我是个临时工,但临时工也不是好欺负的!

    那女人惨叫,仿佛在控诉他这个临时工!

    忍不了!不能忍!

    所以,马汉按照自家头王朝培训的招数,故意让女人踢到腿,也啪叽也摔在地上,发出一声惨叫!

    不就碰瓷装惨吗?谁不会似的!没告诉你,咱家老大王朝培训过,咱是专业的!

    老大说过,有些事说不清楚,也不好说,遇到类似的麻烦事,实在没办法了,也往地上躺!

    吕冬有点发蒙,这到底啥情况,得捋一捋。

    女人抢他包,往外倒东西,把自家宠物倒出来落在身上,这些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但她摔在地上尖叫,腿碰了下王哥的手下,那大男人就像没有骨头一样摔倒了,咋回事?

    女人不是贝克汉姆,男的也不叫西蒙尼啊?

    这事,咋就越看越糊涂呢?

    周围买东西的人也都傻了,搞不明白这短短几个呼吸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站在车斗边的乔卫国摸着光头发呆,那颗深受武侠荼毒的大脑,禁不住展开联想,难怪自个一拳就被吕冬揍趴下,原来他师承不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苗疆传人?

    不对,那是痒辣子,他认识,枣树杨树上不少。

    不是蛊虫!

    也不对,这社会不能乱了规矩,所以吕冬用痒辣子!

    要不然,正常人谁脑袋抽筋到随身带这玩意?

    这一刻,乔卫国觉得,跟着吕冬干没错,赚钱不赚钱无所谓,关键是能学到秘传绝技。

    或许能继续教练的大志,哪天打上少室山,挑少林山门!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对方即将变成超级RMB玩家。

    王朝大步走过来,问道:“这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马汉比西蒙尼还西蒙尼,比布教授还布教授,正捂着脸惨叫呢。

    吕冬指指地上面带惊恐的女人:“领导,我报案!抢劫!她抢我包!”

    打女人是不可能的,但也不意味着要白白吃亏!他又指着地上被踩爆浆的痒辣子:“她还抢我宠物,杀我宠物,绿绿,毛毛,死的好惨……”

    王朝差点绷不住笑喷出来,果然是能骗骗子的高手,登上报纸的奇虫少年!

    吕冬又看着地上的马汉说道:“他让那女的踢了一脚,可能骨折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王茜忘记惊悚,张大嘴反驳:“你胡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胸口一阵火辣辣疼,愣是给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脖子到圆领衫附近,红彤彤一大片。

    马汉岔开捂脸的手指,冲吕冬挤了挤眼睛,真不愧是老大的兄弟,有一套!

    这人交定了!

    “我不管治安问题。”王朝看到一辆警用面包车开过来:“找警察吧。”

    吕冬知道要有证人,说道:“各位,谁帮做个见证?”

    乔卫国第一个出来:“我帮你作证。”

    张龙和赵虎也上前一步:“我们都看到了,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吕冬看到两人穿的制服,再看看吕春从面包车上下来,有种剧本写错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不是本地恶霸联合警、管,一起对付弱女子吗?

    怎么就混成反派了呢?

    其他人里面,有去年女人商店,对她感官极差,孩子没跟着出来的家长,也愿意帮忙作证。